我是一个自行发光体

底层畫手阿吉🐔

NO.2   calandra
birth:8.24

莰兰达🐧

身高165,体重49kg

【负责侦查,医疗的辅助型】

手上拿着的是电磁炮,起到干扰的作用

鞋底有利于在冰面和海面滑行。

身上的小包里装着医疗工具和闪光弹,不可单人行动(伤害太低)

莰兰达喜欢蓝色,喜欢她所保护的大海

螢丸~
图片与实际身高完全不符

超高校級の軍人     戰刃骸

【王最】【AO3未授权翻译】if only you know

先说明一下,是这样的,因为太太已经几个月没回消息了,所以先拿出来翻译好了(最近又问了一次但是还是没回orz)希望大家能够谅解,抱歉!我会承担所有责任><

希望不要在lofter以外的地方搬运,谢谢了!

*原tag就是王最

原作者:celestialtaehyumg

原文链接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3326069

Summary:

最原知道他不应该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有着这样的感情。但愿他的朋友不会在意。

 

“谢谢你带他回家,天海君。”最原朝这个高个子男孩温柔的笑了笑,试图掩盖着他努力支撑王马身体的疲劳。尽管这个紫发男孩比他小巧很多,但要支撑着完全喝醉的他并不是件容易事。“那个...我拜托你带王马君回家,但这里是我的房子。”

 

“因为他经常呆在这。你知道的,这儿是你的房子,你可以决定谁来谁走。”天海耸了耸肩,提醒了小侦探。

 

“他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不能把他拒之门外。”

 

最原看向那个差点从他怀里掉出来的男孩。王马在小声地抱怨。这不是最原第一次见他最好的朋友喝醉了,他每次都要在周末照顾这样的王马。

 

当王马在外面对付应酬时,最原就会呆在家里,尝试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。但他还是失败了---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心思完全在另一个男孩身上。

 

“你打算告诉他吗?”天海的声音让最原回过神来。

 

“他没必要知道。”最原悲伤的笑了。他看着熟睡中的王马,心脏剧烈地跳动着。日复一日,最原已经学会了如何抑制心中的痛苦。因为只有他知道,他最好的朋友永远不会对他有同样的感觉。“天海君,你不必那样看着我。”

 

“我只是认为你应该告诉他啦...这对你不公平,因为我知道你受了多大的打击。最原,你不需要对我躲躲藏藏。”天海的眼里充满了同情,但他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。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尊重小侦探愚蠢的决定。“好吧,如果你还有别的事要处理,就打电话给我。我会来接王马的。”

 

“嗯。”最原向远去的绿发男孩摇了摇手。天海的身影在街道的拐角处慢慢消失,他的车灯随着距离越来越暗淡。最原把王马带进屋。

 

像往常一样,最原会把王马带到他的房间;像往常一样,他会给这个小个子男孩盖上自己的被子。过了一会,最原打算叫醒他,用手轻轻戳了戳王马软软的脸颊,问他是否想吃点东西。这个喝醉的家伙并没有反应,最原低声笑了笑,放任他继续睡。

 

随后,最原把天鹅绒被盖到王马身上,贴心地把它拉到王马下巴处,微笑着看向男孩。月光从窗户中涌进来,轻轻地洒在王马的皮肤上。最原似乎忘记了呼吸,他很庆幸自己没有拉上窗帘。街道柔和的灯光和狡黠的月光交织在一起,足以让王马看起来比平时更加有魅力。

 

最原起身,撩动男孩脸上的一缕紫发。他安静地看着王马在睡梦中翻来覆去,发出一些小声的嘀咕。然后,他的手臂忽然向上举起,手掌握拳,又无力地放在毯子上。

 

“如果你能知道...”最原自嘲地笑了笑,在内心痛骂自己。他皱了皱眉,决定离开充满酒精的屋子。但就在他准备转身的那一刻,他被自己的本能屈服了,完全失去了作为侦探的良好判断力。

 

没有多加思考,最原又返回了房间。他蹲下,迅速撩起王马的头发,在他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。随后最原飞快地跑出了房间,尝试平复他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脏。侦探扶着额头,刚刚做的事简直让他不敢相信。

 

后来他笑了——是那种蠢兮兮的傻笑。尽管这不算什么,但这是他与王马之间最珍贵的时刻,也同样,带给他了痛苦。

 

他被一阵刺耳的嗡嗡声惊动。最原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。当他在公寓里困惑地寻找时,发现了王马的一些东西。最原试图把他们从床上放到餐桌上。在餐桌木制的表面上,他看到了王马正亮着屏的手机。

 

尽管最原从来没有看过王马的手机,他的视线还是不能从屏幕上的短信挪开。最原甚至略过了联系人,一动不动地盯着短信内容。

 

亲爱的,你在哪里呢~


今晚真好。*希望我们可以再次见面呢~


最原感受到了疼痛。他退缩着转过身去,避开那个小设备。虽然他已经越善于抑制他每天感受到的痛苦,但他还没学会如何面对现在这样的,尖锐的,直击心房的冲击。他所经历过的每一次,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他如此受伤。

 

他深吸一口气,对自己说了与曾经同样的话:这都是他自己的错,他不应该爱上自己最好的朋友。如果他可以学会很好地控制他的情感,就不必体验这种痛苦。

 

“是天海把我带过来的吗?”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从侦探背后飘来。最原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,发现王马正站在他的卧室门口,试探性地歪着头。

 

“啊,是的……”

 

“可以帮我拿一些止疼药吗?我喝太多了……”王马迟疑地走出卧室,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最原。蓝发侦探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开始重新跳动。真羡慕他的长相,即使喝醉了到床上趴到深夜也完全不失性感。最原把思绪强行扯回现实,迅速地点点头。

 

“我会给你拿去的,你应该先休息。”说完,最原转过身去羞愧地垂着头。他清楚自己绝对不能再对朋友抱有这样的感情,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

“谢啦。小最原你最好了~”王马朝最原的卧室走去。“为什么我的手机会在那里?有人给我发消息了吗?”他停下了脚步。

 

“你之前认识的那个人。”最原倒了一杯水。他发觉自己的声音比想象中的要刺耳很多。他听到王马漫不经心地笑了起来,这让他对自己更加失望。最原轻声嘀咕到:“可能是比我跟重要的人。”

 

“你有说什么吗?”

 

“没有……”最原从他头顶的橱柜里面抓出一罐止痛药。他拿着它,走向王马,把冰冷的杯子递给他。王马拿过止痛药,立刻仍了几片到嘴里。“现在你该休息了。”

 

王马拿起杯子喝水,“你太担心了。我知道我在做什么!”就这样,小个子男孩消失在卧室里,轻轻地关上身后的门。

 

最原叹了口气,想讽刺地笑起来。“可惜的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门又打开了,王马皱着眉头看向这位侦探。“你又在嘀咕了。我宁愿听你当面说,知道吗?”最原瞪大了眼,没想到被他发现了。最原转过身来,涨红了脸,像是被涂上腮红一样,他害怕自己的感情暴露出来。他的视线迟疑地落在王马的手机上,这时又出现了一个通知,再次显示了这些信息。

 

一个新的决定涌上最原心头。他为什么这么害怕?如果他越早表明自己的心意,就回越快停止这种可怕的感觉。并且如果王马选择离开——不管是处于厌恶还是失望——那么最原就会学会如何处理这种痛苦,就像他克服了每天内心的隐痛一样。

 

“你想知道我在嘀咕着什么?我在嘀咕着你啊!你真的是该死的迟钝啊,王马小吉!“就这样,最原觉得这话像一道刚刚决口的水坝从他嘴里溢出来。尽管心脏在胸口重击,他祈求它能停下来,不要把一切弄糟,但他还是强迫自己继续。如果就在这里停下来,他知道自己再也找不到勇气去说出口了。”如果你能在一秒钟内停止酗酒与人交往,也许你就会意识到我的感受!你知道这让我多受伤吗?看到你与别人出去,一夜又一夜地喝醉。这简直要把我逼疯了,王马!”

 

“什么——”

 

“不,不,你不能打断我。你会站在那里——顺便说一句,在我家里——你会听到的!”最原的双手搭在矮个子男孩肩上,焦急的心情如狂风暴雨般不断地冲刷着他,他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。最原把王马脸上的头发别到耳后,最后抬起头来,这样他的眼睛就可以被那双紫色的眼睛锁定住,他发现这双眼睛实在是太漂亮了。“我喜欢你,王马君,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。这麽久以来我一直有这种感觉,但我什么也没说,因为我不想破坏我们的友谊。另外,我知道你不感兴趣。所以我把这种感情推到一边,为了你,为了这段友情,我试图忘记它。但我不能再忽视他们了。我知道我对你的关心远远大于了你对我的……”

 

就这样,沉默在他们两人之间蔓延开来。他再盯着王马看了一会儿,羞愧迫使他转过头,面对着水槽。他把手放在柜台上,享受着清凉感;这与他血管里涌出的热度形成了鲜明而又尴尬的对比。就再他要让王马离开的时候,他听到另一个男孩在低声咕哝。

 

轮到最原了,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

“我说:这不是真相!”王马的手握成了拳头。他瞪着侦探,眼里闪着光。“你觉得我为什么每晚都出去?我喝酒是为了能够应付我自己的感情——忘记他们!我和每一个愿意的人睡觉,希望我能忘记我真正关心的人!”

 

突然,最原视野突然变大了。

 

“你总是忙于工作,所以我不想让我成为你的感情负担。你可能不愿意把注意力集中在一段关系上。”王马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安静,带着一点悲伤。最原甚至没有意识到,他正在减小自己与紫发男孩之间的距离。他搂着王马的,紧紧抱着他。“这也伤害了我,最原。我不想再这样了。”

 

最原把头埋在王马的脖子上,努力抑制他眼眶里的泪水。“我也是,王马。”“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。”王马的胳膊慢慢地绕着侦探的躯干,把他紧紧地抱了起来。他们都不想松手——想在那一刻尽可能地多拥抱彼此。他们感情的锁终于被打开了。

 

“谢谢你,王马君。我爱你”

 

“我也是。”

【FIN】

啊第一次做翻译有些地方不通顺请谅解💦
有些地方的确修改了好多次呢
总之就是一个酸酸甜甜失而复得的小甜饼XD
欧美妹子难得有这样小清新的文章呀(←你在想什么啦!)
总之,祝大家食用愉快!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错orz

 @本丸的审神者 完成了一半xxx希望可以提出改进方案x(如果有出入抱歉><

有空再写设定吧(趴)